對話揚翔總裁施亮:為什么揚翔的養豬成本還能再降 1 元?(下篇)

供稿:鄺野

點擊:

A+A-

相關行業:

關鍵詞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數據對標式管理

    愛豬網:揚翔提出“再降 1 元”的目標后,很多行業人士都有一些疑問,因為用傳統養豬的標準的確很難實現,不過今天看到了揚翔正在做的事情后,我個人感覺還是值得期待的,2015年揚翔就進入了數據養豬的階段,同時養豬成本能破5元,這也是很了不起的成績,相信這個肯定和您的管理能力有很大的關系,能否分析一下您的管理方法或者思想?

    揚翔總裁施亮

    施亮先生:我們有一個目標導向,在目標確定的情況下,找方法,然后通過管理去改善、優化。當然,對于管理,也會加強個人的學習,引進優質團隊的培訓。這幾年,公司重點灌輸數據對標管理、場內持續改善管理、6S 生產管理等,也就是在管理上要抓住幾個核心點,并且能把它堅定的執行下去。

    愛豬網:在沒有互聯網數據成型下做到這么低成本,只能說管理能力特別強。所以說接下來,如果要有更多的母豬進入這個生態平臺,也就是要對外輸出管理能力, 揚翔在這方面是如何規劃的?

    施亮先生:智能系統是非常重要的一塊,我們在現實的管理中就是這樣做的。比如成本,首先弄清楚方向,知道成本應該從哪里去挖,把路徑理清晰了,再來找方法,找方法一定要根據問題來找,就是現在這樣路徑之中,要把成本降下來。存在什么問題,分析原因之后找解決方法,不斷的反復對比,反復持續改善。

    這樣聽起來很復雜,但其實也不復雜,要做到精細,還必須要有毅力才能真正去做,所以揚翔在常規的管理上是機器養豬和人心養豬,機器養豬要做數據管理,一切以數據為核心持續去做,人心是通過機制打造。

    實際上我們在傳統養殖上是不是有什么管理的核心手段?就是通過對標數據,首先準確采集能夠計算的數據,有數據就能發現問題。再通過機制分析問題,找方法解決問題,不斷的改善。然后再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改善問題,永遠都處于“解決了一個瓶頸,又來一個新的瓶頸”這樣的一個循環過程,其實管理就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關系。

    在未來,傳統的養豬方法肯定會被智能化取代,按照這個邏輯來講,即原來是手工采集數據,現在變成智能、自動采集數據,那這個效率和準確性就提升了。原來要人工計算分析的,現在能夠智能地提供部分分析。

    不管是把豬搬上互聯網,還是通過智能設備自動采取數據,數據采集最終都在未來豬場的系統進行管理,這個系統的算法最為重要,可以自動生出各種你要的管理指標,能及時透明的看到養豬的全過程,優化了管理,提升了效率,也降低了成本。

    結構性思維訓練

    愛豬網:施總有一種能力,2000 年做飼料,做到20萬噸,如今抓養豬能把成本降到五塊以下,接下來你要做智能商業平臺,我相信也能成功,也就是您不管做什么,好像特別容易抓住關鍵點。

    施亮先生:這可能跟每個人的思維特質有關系,就我個人而言,每做一件事情,首先要明確目的和目標是什么?目的和目標是本質,問清楚自己為什么去做這件事, 然后再想核心關鍵是什么,這可能也是大家講的結構性思維,這是練出來的,通過壓力練出來,好多東西擺在面前,勢必要想方設法提高效率,要提高效率就必須 一針見血的看到本質,然后才能快速摸索出來方法。

    愛豬網:我發現揚翔一直堅持的核心價值觀是成本,幫助客戶降低成本。最終像您說的一樣,就算未來做到食品也是一樣的,價格最低、品質安全的食品,揚翔的這種成本思想是從什么時候形成的?

    施亮先生:成本思想很早以前就從飼料做起,2011年到2012年開始進入更精細的對標階段。對相應指標進行對標,對標不單是成本運算,而是品質排第一,成本排第二, 交付、效率等這些指標管理。把涉及到評價這個工廠的指標全部羅列出來,羅列出來再數字化,然后這些指標怎么去計算,怎么去優化。

    當然,成本是其中很核心的東西。因為我們都很清晰,不管怎樣,飼料也好,養豬也好,本質上還是一個工業企業,本質還是在于成本和效率。 所以,按照這個理念,我們飼料領域做到一定成績后,就引入到養豬版塊,從 2015年開始,進入精細化數據養殖階段。

    同源性家文化的打造

    愛豬網:揚翔的文化一直做的很好,您也在揚翔20幾年了,您能談一下揚翔的文化嗎?

    施亮先生:揚翔的核心文化是“家文化”,通俗的講就是“一進揚翔門,就是一家人,一握揚翔手,永遠是朋友”,一方面是對內部員工來講,一方面是對外部的合作伙 伴來講。雖然中間會在各方面制定一些底線規范、行為規范,但是核心就是打造“家文化”,公司從上到下灌輸打造的就是一種家的文化,分享是文化核心。但是,必須要奮進,因為只有奮斗才能夠去分享,所以揚翔在整個機制的設計上,都能夠體現出文化的核心價值觀。

    愛豬網:為什么問這個問題?因為揚翔接下來要做的是一個服務平臺,今天我聽您講我們要賦能行業,也就意味著我們的商業模式變了,那變的話就是我們的文化是否也會隨之改變,當然我們最本源的那個同源性文化不會變。

    施亮先生:我們的文化不會變,跟合作伙伴的核心理念永遠都是這樣,包括今天,向服務養豬轉型也是這樣一種理念,揚翔從來不是為了利益而利益,為了利潤而利潤,利潤永遠都是在跟客戶或者合作伙伴在共同產生價值中去分享。

    比如只有幫客戶降低成本,才能從中去獲取利潤。而不是說賣一個產品,賺了客戶的錢,但是客戶在不斷的虧損在流血,這不是我們想看到的。而且這也是需要去花力氣,包括今天說的往養豬服務平臺轉型,這種文化理念也同樣是灌輸在每一個員工心中。

    公司現在正在轉型,我們就提出一種價值主張:共創共享降1元,只有幫客戶降成本,為客戶提供了價值才能分享。所以公司要求員工,不是只喊一句口號,而是要實實在在地落實,幫客戶降這一塊錢。

    愛豬網:您能談一下未來的戰略目標嗎?

    施亮先生:目標很簡單,就是“共創共享降一元”,著眼于當下,一步一步把養豬成本降下來。

    專訪手記:

    養豬的本質就是一場“效率革命”,而保證效率領先的因素則是科學養豬系統的構建。揚翔之所以在養豬成本上具有領先的優勢,是經過了將近八年的探索與研究, 其間經過了三次重要的轉變升級:從“傳統養豬”到“科學養豬”再到今天的“智能養豬”。

    未來,揚翔如何通過互聯網科技,將養豬成本再降一元?相信不少業內人士都在期待它交出的那一張“答卷”了。

    (文/朱斌 愛豬網編輯/記者 根據對話整理)


    (審核編輯: 鄺野)

    我來說兩句(0人參與評論)
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贺州| 仁寿| 博尔塔拉| 如皋| 济南| 惠州| 铁岭| 吕梁| 张家界| 如东| 德阳| 株洲| 泰州| 万宁| 北海| 泗阳| 酒泉| 沭阳| 任丘| 襄阳| 库尔勒| 肥城| 呼伦贝尔| 定西| 肇庆| 阿里| 和田| 淮北| 南京| 南阳| 湖南长沙| 扬中| 青州| 石嘴山| 如东| 汝州| 铁岭| 柳州| 攀枝花| 鹰潭| 库尔勒| 黔西南| 雅安| 澄迈| 松原| 资阳| 五家渠| 玉溪| 亳州| 延安| 文昌| 天长| 宜宾| 大同| 通辽| 东阳| 潍坊| 黄山| 新泰| 吴忠| 鸡西| 泰安| 普洱| 资阳| 邹城| 萍乡| 宜都| 福建福州| 诸城| 天门| 通辽| 德清| 惠州| 辽宁沈阳| 贵州贵阳| 昌吉| 台南| 宁波| 双鸭山| 荆州| 涿州| 喀什| 郴州| 枣阳| 三亚| 安岳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铁岭| 淄博| 澳门澳门| 库尔勒| 宁波| 朝阳| 长兴| 枣阳| 宝鸡| 乌海| 白城| 甘孜| 三沙| 江门| 十堰| 安阳| 义乌| 鄢陵| 广安| 东方| 榆林| 日土| 眉山| 恩施| 楚雄| 肥城| 大庆| 承德| 孝感| 石狮| 乌兰察布| 南充| 惠东| 南京| 屯昌| 澳门澳门| 辽阳| 巴音郭楞| 鞍山| 衡水| 三沙| 赵县| 金华| 大同| 玉树| 朝阳| 荆州| 昌吉| 青海西宁| 山西太原| 台州| 鄂尔多斯| 塔城| 靖江| 涿州| 亳州| 滕州| 茂名| 茂名| 湖南长沙| 安徽合肥| 五指山| 佳木斯| 南京| 吉安| 湛江| 滨州| 泗洪| 宁波| 克孜勒苏| 汉川| 醴陵| 铜陵| 赤峰| 黄冈| 常德| 天水| 汕头| 日照| 霍邱| 衡水| 永州| 那曲| 四川成都| 宜春| 包头| 铜川| 南安| 阿坝| 清远| 赣州| 鹰潭| 江苏苏州| 武夷山| 余姚| 吉林| 桐城| 铜陵| 铁岭| 邢台| 铁岭| 潜江| 韶关| 蓬莱| 济宁| 淮安| 日喀则| 遵义| 涿州| 衡阳| 永州| 淄博| 扬州| 丽江| 株洲| 武威| 邳州| 沭阳| 百色| 保定| 马鞍山| 吉安| 阜阳| 黄冈| 安岳| 燕郊| 黔西南| 漳州| 唐山| 赤峰| 抚顺| 渭南| 江苏苏州| 荆州| 平凉| 葫芦岛| 阿里| 长兴| 吉林| 娄底| 运城| 湛江| 保亭| 娄底| 汕头| 泸州| 武安| 海拉尔| 吉林长春| 咸宁| 山西太原| 怒江| 漳州| 四川成都| 仁怀| 松原| 杞县| 吉林| 桐乡| 兴安盟| 仁怀| 梧州| 平顶山| 金坛| 曹县| 杞县| 红河| 那曲| 山南| 晋江| 汕尾| 白山| 玉树| 巴音郭楞| 池州| 喀什| 余姚| 湘西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钦州| 柳州| 葫芦岛| 焦作| 姜堰| 德清| 临沧| 仁寿| 云浮| 章丘| 保山| 广汉| 仁怀| 淮安| 绥化| 湘潭| 绍兴| 昭通| 伊犁| 莱芜| 三沙| 扬州| 长葛| 苍南| 威海| 广西南宁| 建湖| 济宁| 宁德| 泰兴| 莱芜| 梧州| 湖南长沙| 义乌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