環保政策的初衷——是否還記得

供稿:錢濤

點擊:

A+A-

相關行業: 生豬

關鍵詞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  自2014年起,我國開始實施嚴格的環保禁養規定,尤其是2015年以來,環保政策對生豬養殖產業的影響逐漸凸顯。由于,生豬養殖業對水資源的需求量高、污染大,與環保的矛盾日益突出,所以養豬不得不開始環保了。

      歸根結底,環保政策的初衷是為了降低養豬業對南方水網地區的環境壓力,是為了解決養豬和環保之間日益尖銳的矛盾。

      至此之后,在中央各部委的大力推動下,各地方紛紛制定了劃定禁養區、限養區,甚至一些地方舉措出現偏頗,為了環保不斷的拆遷豬場,層層加碼擴大化,一刀切。實在是有違環保與生產和諧發展的初衷。

      新《環保法》要求環保不達標的養殖戶加速退出,提高養殖成本;《水污染防治計劃》明確提出要防治畜禽養殖污染,科學劃定畜禽禁養區。

      如今養豬業已經到了危急時刻,轉型、環保、非洲豬瘟哪一個都在錘煉著養豬業,我們更加應該正視問題和錯誤,找準步伐,用科學、合理的方法解決問題,謀求發展。

      本文系搜豬網原創,轉載請注明出處!


    (審核編輯: 錢濤)

    我來說兩句(0人參與評論)
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上饶| 广汉| 海南| 吉林| 咸阳| 香港香港| 乐山| 金坛| 泉州| 呼伦贝尔| 红河| 威海| 平潭| 山西太原| 商洛| 抚顺| 海西| 蚌埠| 铜陵| 肥城| 荣成| 迪庆| 海南| 安庆| 博罗| 那曲| 延边| 东莞| 汉中| 洛阳| 宿迁| 汉川| 莒县| 攀枝花| 黄冈| 齐齐哈尔| 山南| 广饶| 娄底| 吴忠| 安庆| 大连| 仁寿| 钦州| 河源| 明港| 湘西| 阳泉| 枣阳| 正定| 广西南宁| 铜陵| 博罗| 朝阳| 瑞安| 台南| 明港| 临汾| 惠东| 克拉玛依| 海丰| 白银| 双鸭山| 东莞| 佛山| 珠海| 桐乡| 琼中| 遵义| 肥城| 普洱| 招远| 黄山| 海宁| 鄂州| 贵州贵阳| 宁国| 益阳| 北海| 沧州| 廊坊| 东莞| 芜湖| 涿州| 陇南| 姜堰| 周口| 禹州| 青海西宁| 眉山| 甘南| 永新| 周口| 山东青岛| 铁岭| 宜昌| 武夷山| 诸暨| 台北| 惠州| 石河子| 克拉玛依| 巴音郭楞| 贵港| 日土| 清远| 邯郸| 益阳| 昆山| 黔西南| 阿拉善盟| 晋城| 象山| 赣州| 丹阳| 昆山| 玉林| 资阳| 金华| 章丘| 泉州| 改则| 海安| 泉州| 琼中| 吉林长春| 滕州| 本溪| 防城港| 喀什| 镇江| 松原| 辽阳| 漯河| 神木| 遵义| 大连| 平顶山| 保亭| 潜江| 张家界| 黄山| 黄山| 萍乡| 梅州| 南京| 馆陶| 宜都| 襄阳| 周口| 北海| 沭阳| 宣城| 长葛| 平顶山| 咸宁| 七台河| 迪庆| 张北| 襄阳| 茂名| 安阳| 慈溪| 临沧| 定州| 东阳| 惠州| 迪庆| 瑞安| 宣城| 库尔勒| 贺州| 乐清| 娄底| 防城港| 吴忠| 咸阳| 鹤壁| 宜昌| 黔南| 韶关| 丽水| 防城港| 梅州| 黔东南| 新疆乌鲁木齐| 牡丹江| 佛山| 天门| 正定| 天门| 东莞| 湘西| 聊城| 保亭| 忻州| 甘孜| 晋城| 兴安盟| 潜江| 永康| 恩施| 张家界| 商洛| 包头| 商丘| 泰安| 大兴安岭| 宁夏银川| 保定| 大连| 仁寿| 招远| 南通| 大连| 铜陵| 盘锦| 南京| 平凉| 万宁| 五家渠| 淮北| 临夏| 湖州| 随州| 靖江| 建湖| 仁寿| 杞县| 镇江| 灵宝| 燕郊| 运城| 大庆| 鄂尔多斯| 定安| 日照| 天长| 宁波| 琼海| 巢湖| 湖南长沙| 铜仁| 嘉峪关| 淮北| 雅安| 聊城| 项城| 文山| 海拉尔| 德阳| 石河子| 仙桃| 马鞍山| 佛山| 德宏| 博尔塔拉| 乐平| 馆陶| 牡丹江| 辽宁沈阳| 新疆乌鲁木齐| 长治| 昆山| 和县| 长葛| 神木| 衡水| 佛山| 巴彦淖尔市| 临夏| 和县| 澄迈| 河池| 哈密| 台南| 宝鸡| 余姚| 江门| 长垣| 图木舒克| 承德| 巴音郭楞| 海南| 保山| 咸阳| 宜昌| 扬中| 惠州| 博尔塔拉| 河池| 改则| 亳州| 长垣| 三门峡| 东营| 吉林| 呼伦贝尔| 安徽合肥| 南京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