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北大養豬佬”陳生:如何跨越“豬周期”

來源:央廣網

點擊:

A+A-

相關行業: 生豬

關鍵詞:

    我要投稿

      陳生,廣東壹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,天地壹號飲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,1984年畢業于北京大學經濟學院,曾任職于廣州市委辦公廳和湛江市委。1990年下海經商,因“北大畢業生養豬賣肉”引發爭議。

      探源“豬周期”:豬肉為何“身價金貴”?

      陳愛海:2019年,號稱史上最強豬周期跟我們不期而遇。對于豬周期這個話題,經常買豬肉的大爺大媽和家庭主婦切身感受可能最深,您的感受是否也非常明顯?

      陳生:這次的豬周期應該是“反周期”,因為2015年到2017年,整個養豬行業賺得盆滿缽滿,正常情況下2018年到2020年應該是個下行通道,可是由于非洲豬瘟和其他各方面原因,豬價又扭頭向上。為什么現在豬價這么貴,是因為非洲豬瘟導致豬少了,對于沒豬的農民、沒豬的企業來說,這是大損失。大家別看現在豬價這么貴,但在行業里真正賺錢的沒幾個。不過我預測,如果剔除通貨膨脹的條件,目前的豬價很可能是歷史最高了。

      陳愛海:對您的公司來講,豬周期是好事還是壞事?

      陳生:如果把時間線拉長看對我們是好事,但僅從今年的經營來看,我們還是有受到負面影響的。因為我們不僅是個生產型企業,我們是從養殖、屠宰到銷售一體的企業,豬瘟出現后跨省流通被切斷,我們的豬在兩廣地區養,無法流通到其他地方,流通不過去的地方,店就要關掉。我們花幾千萬元錢打開一個市場,卻突然沒有豬肉供了,但那里的人力還要養著,我開辦屠夫學校培養人是高成本的,如果不養著人,之前沉淀的東西就全部沒了。

      但從長期角度看,非洲豬瘟對行業來講也不完全是負面影響。中國目前還需要產業集中,否則沒有辦法跟國外的養豬行業競爭。中國的養豬行業由于非洲豬瘟的影響,原來需要10-20年時間完成的整合,現在估計2-3年就能完成了。小戶企業或者散戶在防御能力和環保投資方面都不如我們大企業,他們沒有能力抵抗非洲豬瘟的打擊,基本上都退出了。這對行業來說,從產業集中的角度看,是“壞事變好事”。

      中國養豬業的格局也因為這次非洲豬瘟發生了重大的變化。

      現身說法:如何跨越“豬周期”困境?

      陳愛海:關于豬周期,有句話叫“物價指數豬說了算”。您是經濟學科班出身,又在做養豬企業,在市場一線摸爬滾打這么多年。怎樣解決“豬周期”問題您最有發言權。首先是誰來養豬,應該是企業為主還是散戶為主?

      陳生:很難說養豬應該企業為主還是散戶為主。大型企業更多是個整合者,具體養豬的還是農民,只不過是如何采用自動化、機械化,讓養豬的效率提升,環境也更加干凈整潔,這樣,農民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農民了。

      陳愛海:影響豬價的因素很多。比如,面對突如其來的非洲豬瘟,應該怎么樣采取措施?您的企業采取了什么措施?目前防控的情況怎么樣?

      陳生:目前大型企業基本上都找到了防控的辦法,我能保證我企業內部是安全的,當然這會增加一些成本。8月份之前整個行業處于絕望狀態。不是焦慮,是絕望,是無能為力,不知道方向在哪里,不知道未來怎么辦,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。但是8月份的時候,曙光突然間出現?,F在我們的規模不但沒有減縮,而且原來需要五六年時間才能完成的目標,可能在兩三年內就能達到。

      非洲豬瘟的防控,說白了就是切斷傳染源,這需要非常嚴密的像鐵桶式的防控,一旦一個地方出現漏洞,前功盡棄。雖然完全阻斷外界病毒幾乎不可能,但我可以把我這塊地鐵筒般地圍起來。要從外面進入我們的豬場,是一套非常嚴密繁瑣的防控流程,外衣全部去掉,人要打多少次肥皂,再烘干多少次,最后又隔離多少天才能進入;進入豬場的任何一件東西都必須經過嚴格消毒,而且是全面地、不留任何死角地消毒。

      陳愛海:經過這一系列的措施,目前市場上的豬肉是安全的嗎?

      陳生:非洲豬瘟只是對豬有影響,而對人、對其他禽類畜類都沒有影響,所以即使有極個別流入市場,實際上對人也沒有危害,只有心理影響。

      養豬企業怎樣做環保:一滴水都不外流

      陳愛海:在環保方面,您的企業采取了什么措施?據我所知,一方面全國各地有很多地方把豬場關了,這其中或許也有“一刀切”的情況。另一方面,養豬企業確實應該在環境保護方面加強措施。

      陳生:我覺得可能由于豬價的上漲,大家又把氣撒在環保部門上,這是非常不公平的。盡管過去幾年我們企業在環保增加了幾個億的投資,但是我覺得是應該的,這是對社會、對環境保護的責任。地方政府關停豬場,我覺得大多數是正確的,因為過去幾十年我們對環境的榨取過多,這幾年管控嚴格了,天空比以前晴朗了,水比以前更綠了,這個我們一定要肯定。當然極個別地區可能會存在一刀切,要求全部關停,但畢竟是少數。

      陳愛海:您有什么經驗可以跟別的企業分享?

      陳生:第一,國家政策必須要遵。第二要明白,環保政策也使整個行業想出各種各樣的辦法,倒逼我們把環保工作做得更好。比如我認為,我們企業在行業內的環保方面,做到了地球上的最好,而不是之一。為什么?我們的企業一滴污水都不往外排,這在全世界看也是無法想象的。我們采用的辦法是,把糞便全部抽到一個車間,在這個車間里通過益生菌把豬糞里營養消化掉,又通過發熱把水分蒸發掉,最后把肥拉回到農田里增加地力,形成一個非常良性的循環,徹底地、生物性地解決了污染問題。這個辦法是我們中國人給想出來的,但目前我還不知道他是誰,我覺得這是個偉大的變革,想出這個辦法的人應該得諾貝爾獎。


    (審核編輯: 錢濤)

    我來說兩句(0人參與評論)
      加載更多
      鄢陵| 汕尾| 莒县| 佛山| 长垣| 肇庆| 赤峰| 安庆| 上饶| 黔南| 张掖| 基隆| 毕节| 包头| 黔西南| 克拉玛依| 三明| 上饶| 石狮| 汕尾| 驻马店| 吐鲁番| 牡丹江| 菏泽| 兴安盟| 梅州| 黔南| 万宁| 牡丹江| 大连| 忻州| 宜昌| 汉中| 红河| 迁安市| 锡林郭勒| 徐州| 遂宁| 定安| 武威| 锡林郭勒| 蚌埠| 西双版纳| 阿拉善盟| 朝阳| 曲靖| 沛县| 石嘴山| 禹州| 白银| 海西| 黄南| 淄博| 象山| 山东青岛| 榆林| 河南郑州| 黔东南| 宜春| 信阳| 图木舒克| 梅州| 阿里| 眉山| 德清| 海拉尔| 定安| 湖北武汉| 广元| 吉林长春| 松原| 巴中| 诸城| 温岭| 曲靖| 荆门| 黔东南| 如东| 泰州| 江西南昌| 青州| 大庆| 包头| 任丘| 广饶| 桐城| 资阳| 台中| 宝应县| 瑞安| 上饶| 石河子| 东海| 六安| 石狮| 澄迈| 咸阳| 吉林| 厦门| 河源| 桂林| 玉林| 澄迈| 长兴| 金昌| 珠海| 鞍山| 枣庄| 五指山| 铜陵| 宁国| 安顺| 江西南昌| 张北| 肇庆| 伊春| 三亚| 陵水| 新泰| 曲靖| 宁夏银川| 鄂州| 象山| 池州| 鄂州| 高密| 保山| 张家界| 明港| 曹县| 沛县| 曲靖| 抚州| 东阳| 公主岭| 临夏| 张家口| 神木| 连云港| 诸城| 枣阳| 巴中| 嘉峪关| 东台| 公主岭| 淮安| 海安| 衡阳| 喀什| 宜昌| 广元| 乌兰察布| 甘南| 兴化| 哈密| 株洲| 诸暨| 黔南| 丹东| 鹰潭| 武威| 河源| 宁德| 绵阳| 昌都| 南充| 海西| 鹤壁| 肥城| 鹤壁| 淮北| 如东| 邳州| 曹县| 恩施| 石狮| 随州| 台湾台湾| 上饶| 钦州| 蚌埠| 泗洪| 湘潭| 临海| 宣城| 东营| 铁岭| 朝阳| 泸州| 瓦房店| 海拉尔| 郴州| 玉环| 高雄| 辽宁沈阳| 台山| 安阳| 陵水| 莆田| 濮阳| 牡丹江| 库尔勒| 台南| 乐清| 泰兴| 黔西南| 库尔勒| 钦州| 阿克苏| 黔西南| 曲靖| 株洲| 锦州| 固原| 衢州| 宣城| 雄安新区| 云南昆明| 新泰| 怒江| 清远| 平潭| 乐平| 济南| 绥化| 中卫| 扬州| 大庆| 神农架| 海拉尔| 上饶| 扬州| 河南郑州| 天门| 韶关| 定安| 开封| 清徐| 海拉尔| 山东青岛| 晋中| 呼伦贝尔| 张家口| 巢湖| 张掖| 邯郸| 灵宝| 福建福州| 海北| 江苏苏州| 灌云| 庄河| 遵义| 青州| 鞍山| 甘孜| 南充| 东莞| 和县| 酒泉| 伊春| 大兴安岭| 许昌| 烟台| 德清| 宝鸡| 台湾台湾| 和县| 十堰| 和县| 盘锦| 陕西西安| 清徐| 辽源| 抚州| 寿光| 宝鸡| 亳州| 德清| 海拉尔| 潮州| 孝感| 龙口| 莱州| 汉川| 青州| 保定| 灌南| 延边| 平顶山| 毕节| 宜昌| 广汉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中卫| 湖北武汉| 南通| 顺德| 高雄| 燕郊|